共為創新大會圓桌:DeFi煉金術-DeFi增長所面臨的機遇與挑战

2021-04-10 18:04:51

金色財經現場報道,4月10日,由金色財經主辦,波場TRON總冠名,HBTC、SumSwap、SubGame首席合作企業的“2021共為·創新大會”在上海舉辦。大會以“DeFi的創新進階”為主題,匯聚百家優秀區塊鏈企業和衆多行業大咖,共同探討Defi生態、波卡、NFT、交易所公鏈、ETH 2.0、Layer2六大賽道話題。

在上午的《DeFi煉金術-DeFi增長所面臨的機遇與挑战》圓桌環節,金色財經內容總監王瑜琨分別對話Conflux聯合創始人張元傑、Waterdrip Capital Founding Partner鄭玉山、Ever Chain創始人&Findora技術研究院研究科學家賈永政、Synthetix中國社區負責人Errance,一同探討DeFi的發展趨勢。

共為創新大會圓桌:DeFi煉金術-DeFi增長所面臨的機遇與挑战

以下為圓桌詳情:

王瑜琨:我們先請各位老板做一個自我介紹。

Errance大家好,我是Errance,現在是Synthetix的中國社區負責人,在區塊鏈行業待6年,最早是在比特幣中國,加入萬象偏向交易所的公司跟機構,現在在今年加入了Synthetix,現在加入這個團隊,准備跟團隊在合成資產方面做一些事情。

賈永政:大家好我是賈永政,我是Ever Chain的創始人,也是Finding的研究院的研究科學家,同時也是是中國區塊鏈協會的祕書長,我們公司Ever Chain主要是面向區塊鏈和社會治理以及政府跟新基建相關的解決方案,同時跟世界上搞密碼學最優秀的團隊結緣,我覺得這個行業非常有前景,所以說我們一起做研究以及未來在區塊鏈+隱私的方向的探索的相關工作。

王瑜琨:謝謝。因為我們聊DeFi大家心裏面比較熱血沸騰,我想問一下兩位有沒有參與到DeFi裏面?

Errance肯定有,總體來說個人認為整個DeFi是非常新的領域,跟傳統的金融市場有非常多的不同,你的自由度和資金的流動性,以及可參與項目的多樣性非常豐富。當然,投資有風險,入市需謹慎,大家盡量控制資金安全的情況下參與到DeFi裏面。

賈永政:我覺得DeFi最开始玩的時候覺得好玩,玩的過程當中坑很大,一开始是小資金試水,現在的DeFi過四年後有哪些產品在市場上面依然存在,我們發現大的DeFi項目四年後肯定存在,因為這個行業每波洗牌非常快,在DeFi裏頭的項目很創新,舉一個例子,算法穩定幣,經歷過N波非常快速的創新,迭代的速度非常快,風險非常大,如果你跟晚了,你的項目已經被淘汰掉,如果你的產品不打理,你的資金會套牢,有人說幣圈一天,人間一年,現在是DeFi裏面DeFi圈一天,老幣圈人間一年。但是從長遠的角度來講,四年之後這個項目仍然存在。

王瑜琨:我們可以借這個機會跟大家做一個小小的科普,我們的合成資產,我們看到有新的合成資產的項目出來,有沒有科普的東西?

賈永政:合成資產是比較小的資產,是細分下沉的賽道,之前傳統的資產跟大家說你去做比較多的認證,你在推出的需要大於T+O的時間,你的資金的流動性受到一定的限制。對於合成資產來說我們給大家提供一個更加容易接觸到你們不會投資者想要購买的資產,你想要購买黃金,原油你不需要开戶,你在合成資產上面合成資產的購买,但是並沒有實際持有這些資產,給用戶提供非常大的便利性,隨時進入,隨時退出,不會受資金的限制,只是注意到資金跟持倉的風險,包括對不理解購买資產的風險,你要盡量避免,如果避免之後可以涉及到世界上任何被合成的資產,理論上面來說,我們可以合成任何資產,包括你家的貓,你以flow它的狀態,生成某一種資產,可以放在平臺上面進行交易,目前只是交易SBTC,航進和原油這些資產為主。

王瑜琨:先請老板做下自我介紹。

張元傑:大家好我是Conflux的張元傑,大家很多人對我們很熟悉,我之前的背景是金融,後來跟隨我們的核心創始人一起創立了Conflux,目前是國內比較知名的一個公有鏈,得到了地方政府一定程度的支持,目前已經上线,包括DeFi和NFT的落地,希望大家未來多多關注和支持。謝謝大家。

王瑜琨:我接觸我們家的朋友們很熱愛Conflux,我們近期有關注到兩家都是有做鏈的,我想問一下老板你跟我們分享一下在鏈方面參與DeFi的小科普?

賈永政:首先張元傑的Conflux是最優秀的公鏈,無論是從性能上面還是去中心化上面,技術沒得說。我們跟Conflux是战略合作夥伴,我們主要是做區塊鏈跟隱私相關的情況,我們目前覺得DeFi的情況處於野蠻生長的情況,區塊鏈金融方面不僅是DeFi,之前做跨境的支付,包括各種各樣可以看到的CeFi的場景在區塊鏈有很多的場景,但是我們公司作為全球隱私和可監管為主打的主要做支持金融的基層公鏈,首先考慮的一點要保護用戶的隱私,隱私公鏈經過幾輪的發展之後,現在是一個高土耳其的公鏈,可以提供用戶與用戶之間完全匿名的隱私保護,但是這個東西是一個DeFi的野蠻生長,再加上用戶與用戶之間完全匿名就會變成一個法外之地,沒有任何的監管。如果完全的隱私加上去中心化是完全的混亂,所以我們實現監管,當發生洗錢犯罪金融風險的時候,能夠有效地降低風險,不僅在DeFi裏頭應用,同時在CeFi可以更好的應用,我們不僅是面向DeFi的公鏈,同時很多服務,包括隱私的轉账都可以用於CeFi的場景,中國DCEP的普及,中國銀行的跨行的轉账有很多隱私需求,我們可以提供場景的基礎設施,我們的團隊做了很多密碼學的創新,不僅他能夠相關的技術不僅用於自己的公鏈,同時為其他的公鏈包括以太坊的二層擴容提供更好的解決方案。這是目前我們的定位和相關情況。

王瑜琨:我最近關注Conflux,看到我們有很多動作,能否介紹一下。

張元傑:DeFi是公有鏈最成功的生態之一,我們建設以太坊的發展方向,我們可以看到發展比較重要的DeFi生態,從交易借貸衍生品保險這幾個方向,我們Conflux有很多創業團隊,國內的創業團隊基於國外做得好的DeFi在Conflux上面實驗做同樣類似的DeFi項目,可能在對方开源合約上面有一定基礎的創新。

Conflux的借貸協議,前段時間开啓了流動性挖礦,鎖倉的時候達到1億美元,還有保險領域,他們請用戶鎖倉ESTD來選擇,從目前來看Conflux上面已經有的鎖倉量是1億美金,現在都有初步的布局,包括衍生品賽道,我們做永續期權期貨的項目,現在正在籌備,還有做合成資產,他們合成的資產除了區塊鏈領域比較熟悉的數字貨幣,還有合成實物資產,實物資產是區塊鏈領域比較通用的大宗商品,比如說顯卡、礦機,現在是怎么交付,現在市面上有了算力幣,大家可以購买算力幣,通過持有算力貨分享得到比特幣和以太坊,這是一種很有意思的創新。我非常期待看到這樣的發展,大概是這樣的情況。

王瑜琨:剛剛提到In3,一开始知道的時候,我知道保險能夠做多大,它的體量超過我的想象,我想問一下,你關注什么樣的特色和資金做這樣的保險?

張元傑:購买保險的人很多,從去年事件來看,有很多風險型的事件,智能合約的攻擊,一種是代碼上面本身有問題,被黑客發現漏洞,還有一種是引用其他合約的價格的時候,洗劫他們的資產。

去年有一個大的交易所提幣受到了限制,當時很多區塊鏈的愛好者覺得有恐慌,他們有購买保險的需求,需要參與的人仲裁,in3做的創新比較有意思,針對交易所的提現限制的問題,我們有每過一段時間,半天或者是幾個小時從交易所提現10美金,如果不能到账,他們判定這個交易所不能提現,承包人需要對購买保險的人進行賠付,這是一種情況。

還有一種情況比較先進,大家現在存款的合約去存自己的穩定幣的時候或者是以太坊的時候,他們有一個存款的憑證,大家會知道CToken,AV就會得到AToken,YV就會得到YToken,傳統的DeFi保險幾個人仲裁,是不是被盜,是不是要進行賠付,In3提出的邏輯,購买保險的時候將來賠付的時候,你把YToken或者是AToken或者是VToken加上保險合約進行1比1進行賠付,發生風險YToken、CToken、AToken是1比1,發生風險事件以後,這些理財憑證價值應該遠低於1,僅僅購买保險,沒有存款的人可以從市場上面購买遠低於的1的Token進行操作。這是我認為In3做得比較好的探索和嘗試。

王瑜琨:在您來之前我們聊了一個比較輕松的話題,大家參與到DeFi裏面,你自己個人是否有參與進去,這裏面有沒有印象深刻的感受嗎?

賈永政:對,我自己經常參與DeFi的挖礦或者是新產品。總體來說,我覺得DeFi今年的情況或者說從去年年底开始跟去年上半年很不一樣,去上半年的很多DeFi的協議比較簡單,一目了然,但是AMM通過一定的時間的學習很容易理解,功能比較基礎,穩定幣兌換,發展到今天,我們可以看到DeFi的發展百花齊放,另外一種說法用圈裏面的人說蛻化或者是墮落的开放式金融,金融的發展方式超過傳統金融制定的規則。

這種方式在我看來有好的地方,也有壞的地方,壞的地方最近發生的問題,號稱算法穩定幣,在座的很多參與算法穩定幣挖礦或者是分享代幣的人鎖在裏面笑談說坐水牢,好的地方刺激很多人參與DeFi的進程,參與這個浪潮,這個浪潮刺激的泡沫吸引很多優秀的人才參與進來,很多優秀的人才在這裏面不斷進行創新,在大潮掏沙之後有好的協議出現,不好的協議淘汰,我們為創新付出一些成本和代價,我覺得也是OK的,因為創新總有人失敗,總有人成功,創新的代價由區塊鏈的愛好者來承擔,大家在社區裏面說一下,這是創新的代價,總體來說非常有意思。當然我覺得大家要量力而行,在牛市裏面大家賺到錢,如果大家剛剛參與這個領域,我不建議大家參與最近特別新的DeFi項目,謝謝。

王瑜琨:謝謝老板,這個點提示非常棒。

鄭玉山:我是水滴資本的創始合夥人鄭玉山,我們去年投資的DeFi,NFT,DAPP,去累計投資100個項目,今天很高興跟大家分享一些想法,特別是DeFi方面的一些想法。

王瑜琨:我們進入正題,各位嘉賓非常有感受,我們從幾年前开始在會上也好,私下會聊到DeFi,如果更加感性說前幾年聊DeFi幹的東西,去年开始聊DeFi有血有肉,去年开始整個DeFi爆發的力量非常大,去年开始DeFi的各個領域非常好。家看DeFi這么多賽道,你們看好什么賽道,為什么?

Errance我個人想提一下去中心化交易所,隨着整個行業的發展,資產種類的增多,對於中心化交易所來說有這樣那樣的原因,對於交易量不夠活躍,價格波動比較大的資產比較謹慎一些,在這種情況下,整個去中心化交易所對於這方面資產沒有所謂的限制或者是商品價格進行審核,今年有非常多的新玩法和可組合性和花樣,希望可以吸引更多的用於參與其中。

V3是非常值得關注的一個更新,雖然說更新所謂的曲线之外,會帶來比較大的爭議,但是整個DAX的賽道在中心化交易所受到一定的限制情況下有很大的發展。

另外我們想提一下合成資產賽道,今年是破圈的一年,娛樂圈,體育圈,藝術圈,遊戲圈逐步對我們圈內產生比較大的關注,合成資產恰恰是一種向外延伸的產品賽道,剛才說過理論上面可以合成任意資產,你同時不實際持有資產的情況下,可以持有資產風險的場扣,可以吸引外部資金和資本的關注,同時通過DeFi的創新性的發展,IOSG  Principal的朋友分享的PPT上面可以看到整個合成資產TPL沒有達到多少量,這是非常小的賽道,我相信在今年有長足的發展。

賈永政:目前DeFi的金融產品發展得挺快的,包括DAX,包括合成資產,包括各種聚合器,包括保險等等,但是我發現一個問題,目前區塊鏈的基礎設施發展沒有那么快,目前絕大多數的公鏈,甚至公鏈之間的基礎設施的路感覺不足以支撐目前DeFi上面的各種各樣的DeFi項目的創新,我覺得目前DeFi發展比較大的瓶頸,我更加看好跟DeFi相關的基礎設施類的項目,首先是layer2的擴容項目,這是一個大的賽道,不同的區塊鏈最優秀的人很多湧入到這個領域,有不同的機制設計,基於密碼學方向,包括機制方向的,另外大家現在在以太坊上面玩DeFi的成本太高,以太坊只是適合大資金,你會考慮更長期,你會問自己一個問題,四年後,你現在玩的DeFi還會不會存在,絕大多數在以太坊上面是藍籌的項目會存在,但是在其他的公鏈平臺上面依然有非常多的比以太坊更加激進的DeFi項目,比如說在Conflux有更好的交易確認速度,這些公鏈他們的體驗會更好。他們的速度會更好,上面的應用肯定突破以太坊上面的瓶頸,這些鏈之間目前還是獨立發展,能不能實現跨鏈的基礎設施讓用戶在不同的鏈上體驗到最優秀的DeFi產品,包括波卡的DeFi生態已經出來,我覺得跨鏈對DeFi很重要。

第三點,我覺得目前對於用戶隱私的保護的服務不是很好,layer2在擴容和隱私方面有很多的創新,另外,我覺得治理在基於DeFi的治理,雖然DeFi是去中心化金融,但是DeFi項目的成功太依賴於創始人,如果是一個匿名團隊不愿意參與這樣的項目,往往都是大機構背書你才愿意參與,絕大多數的人都是在DeFi的網站上面進行操作,萬一它哪天網站死機了,絕大多數不知道怎么辦?目前的雲計算服務還不是去中心化的,如何讓這些服務能夠去中心化,當然這裏面需要各種雲計算服務的支撐,包括IPFS的雲存儲的支持,能夠讓這些服務更好。相比傳統的CeFi有大量的服務器,大量的數據中心去處理金融的CeFi的業務場景,DeFi在這方面顯得很不足。

鄭玉山:我們今年講DeFi的增長,合成資產非常好,DeFi本來是新東西,現在叫做傳統DeFi,只要拿好龍頭,其他不用太管,他會一直優秀下去,如果談到DeFi的增長,我們看兩個方向,市場上面討論不是特別多,這兩個方向歸類到一個,怎么讓更多的資產進來,第一個方向DeFi跟NFT的結合,大家有沒有注意到,很多人都參與過流動性挖礦,流動性挖礦現在是幣圈的冷啓動的方式非常受歡迎,但是流動性挖礦有一個非常嚴重的問題,他會造成流動性的泛濫,你挖一個幣,他會再給你一個幣,這個幣通脹的模型,如果圈外的資金不會源源不斷的進來的時候,市值支撐不住,除非大家有必須信仰一直拿住,這是不符合經濟學規律。

現在有DeFi+NFT的玩法沒有這個問題,鎖定Token挖出來是NFT或者是遊戲的東西,這樣不會造成拋壓,我們开挖玩笑說DeFi+NFT剛剛火,市場沒有意識到,我們發現對NFT的需求在增長,特別是很多基金現在成立專項的NFT或者是加密藝術資金去掃畫,對於Token來說出現通脹除了貶值沒有任何的作用,對於加密藝術或者是對於NFT來說,至少可以欣賞或者是可以玩遊戲,這是很簡單的道理,不會造成同一個緯度拋壓。大家开玩笑說這一輪牛市的泡沫或者是最頂點的時候,跟上一輪的牛市的時候,大家拿都是山寨幣。

第二點鏈上資產上鏈的事情,現在所有的DeFi都是在圈內玩,合成資產也好,都是抵押一個流動性很好的資產,又生成一個流動性很好的資產。我們可以想像缺錢的時候,如果一個人缺錢抵押人民幣抵押美元,你直接借美元,用房產抵押,因為房產的流動性非常差,第一個階段是以太坊單壓,第二個階段是多壓,第三個是做线下資產的上鏈抵押,第一步金融票據,第三步有可能是房產這些。金融資產是流動性不好,很容易確權的金融衍生品,包括現在做LP的抵押,都是把流動性不好的資產做成流動性很好的資產,這個方向是真正解決我們對資金的需求和加槓杆的需求,總之DeFi+NFT一個鏈下的資產上鏈的DeFi,是我認為未來DeFi增長的兩個點。

張元傑:我談一些我的想法,我看到目前DeFi,首先需要有更多的資產來到DeFi,我們看到區塊鏈世界裏面對數字資產裏面服務比較好,但是沒有在DeFi世界服務得足夠好的資產,有一個特別大的賽道是比特幣,因為你去看以太坊上面以太大量鎖定在以太坊的DeFi上面,在各大交易所的鏈,包括自己的鏈,HT在他們自己的鏈上得到很好的鎖倉,比特幣是非常大的資產,中國西南地區挖礦的聚集地,他們不知道自己的比特幣在DeFi世界做什么,他們把自己的比特幣交給中心化的錢包,讓幣信做DeFi,還有被保金融。

如果比特幣大量引入到DeFi的世界,而DeFi的世界通過借貸或者是交易,流動性挖礦提供很高的收益,吸引到這些比特幣挖礦把自己的比特幣放到DeFi的世界裏面來進行交易和挖礦,產生大量的DeFi下一步的繁榮,因為比特幣的市值遠遠大於以太坊或者是中心化的平臺幣,這部分的人群沒有被激活,他們的資產沒有被激活。

除了比特幣之外,鏈下資產上鏈的問題,鏈下的資產非常大,能不能上到鏈上,什么樣的中心化的機構背書這個事情,以及這件事情在中心化的機構裏面現在解決還不錯的情況下,他們為什么要來到去中心化的世界來解決,我非常期待,但是在監管上面的突破稍微慢一些。

還有一塊比較有意思就是在中心化業務裏面做得比較好,在去中心化沒有开展,就是無抵押的借貸,DeFi的迭代都是超額質押的借貸,超額質押你的比特幣或者是以太坊,去借穩定幣或者是穩定資產,怎么樣做到非超額抵押的借貸行為,有的是通過算法,現在社會工程學的東西引入,在區塊鏈活躍的人經營自己的推特,如果這些東西和現實的真實生活進行映射,會產生新的無抵押的信用的貸款,讓DeFi的世界發展得更快,讓資金效率和槓杆得到更大的提高,主要是跟法律的支撐有一定的欠缺,我們拭目以待。

王瑜琨:我想問一下,借助layer2DeFi裏面有沒有產生殺手級的應用,各位看好哪一種layer2的方案,有沒有部署計劃?

Errance我覺得很大概率上面在layer2跑出一款殺手級應用或者是多款,大部分的資金流動性以及大家參與的熱情被會打壓,從layer1到layer2之後你的資本成本下降很多,人類每次大的生產力的進步,農業革命,工業革命,信息革命帶來新的產品新的領域,在這種情況下,我認為在layer2上面產品殺手級的應用非常有可能。

其次對於layer2的選擇,對於开發者有更加便利的一面,大家可以簡單修改代碼就可以很容易把你項目遷移到layer2,可能有更高的安全性。

Conflux是比較老的Conflux的項目,合約和協議比較成熟,對於對用戶的安全性和便利性考慮,我們選擇更加貼近用戶的選擇和社區的方案,所以我們選擇這個。

賈永政:layer2是以太坊擴容中間重要的一個路线,包括最开始從比特幣上面閃電網絡,包括18年年底的時候狀態通道的方案很多項目出來火了一段時間,到現在的layer2,首先是有很好的體驗,各位嘉賓說得很好,可以處理更加復雜的邏輯,DeFi的邏輯都可以處理掉,這裏面很重要的一點,在layer2有DAO,在DAO中有layer2,這是一個很好的方向,我最近看的一個項目非常好,第一可以為layer2引入道DAO的治理,同時讓layer2更方便適合各種DAO。通過博弈機制的假設,都不如通過密碼學嚴格證明來得更加安全,但是現在沒有DAO處理更廣泛的邏輯,只是支付的場景,但是從長遠來講,從安全性來講,ZKLOWAPP更好,如何把DAO跟他進行融合,兩者取長補短,這是一個方向。

鄭玉山:剛才兩位講得非常好,支持多種語言,通常一個賽道第一第二沒有什么疑問,第三有很多,基於改進的技術,我說另外一個,跟他們想得不太一樣,大家可以關注一下波卡,波卡就是layer2,波卡的平行鏈是互為layer2,什么是layer2,在layer1幹不了的事情,去下一層幹,這兩個層有一個通信的通道,波卡平行鏈馬上要拍賣,他的理念這個平行鏈上面幹這個事情,另外一個平行鏈幹別的事情,每個平行鏈有專用的功能,通過跨鏈的功能進行跨鏈,這是layer2的功能,波卡叫做萬鏈互聯,萬鏈之間就是互為layer2,請大家多多關注。

張元傑:關於layer2的發展保持關注的態度,現在layer2某種程度上面來說也是一種山頭,公有鏈解決的問題是把數據的孤島或者是接口打通,大家在同一個平臺建設,這些項目之間互相可以對战,他們互相之間可以組合,現在各種的DeFi項目方有自己選擇喜歡的layer2,他們到各種各樣的layer2,ZKOAPP等等更多的layer2,不同的DeFi選擇在不同的DeFi上面,這些DeFi之間很難組合,其實之間有跨鏈的橋,僅僅限於轉账,限制它的組合性,資金的效率無法利用起來,這樣會限制更多的創新或者是更大的資金的組合效應和網絡效應。當然大家慢慢聚集到頭部的layer2去,至於哪個layer2可以勝出,一個是安全性,一個是對开發者的友好程度以及开放式無需准入,現在layer2不是誰都可以开發,都是需要白名單機制,這樣會限制很多开發商的阻力和用戶金融的阻力,長期來看layer2只是以太坊轉向POS的過度階段,最後會到POS。

王瑜琨:大家在前年聊到公鏈話題,以太坊是公鏈之王,今天看來我們一方面公鏈的代表,另一方面我們交易所公鏈的代表。我想問一下,我們現在除了以太坊之外的公鏈的DeFi生態能夠迅速發展的原因大家認為是什么,怎么去看待其他公鏈和以太坊DeFi生態之間的競爭,競爭判斷是不是存在,另外其他的公鏈是不是成功復制以太坊的DeFi生態?

Errance這是用戶用腳投票的結果,目前以太坊layer2上面的阻力非常大,就像剛才所說參與的項目500的資金,結果一下只有300,交易費非常貴,從layer1擁堵情況和高成本情況非常讓用戶無法接受,很多用戶流向其他的公鏈上面進行DeFi的嘗試。

我認為競爭肯定是存在的,最終是產業資金的競爭,整個競爭對整個行業有益,當你跟行業沒有競爭之後,你無法得到發展,我個人認為很多情況下大家簡單把以太坊的項目或者是代碼簡單移植到其他的DeFi上面去,對於你底層邏輯和產品邏輯的本身沒有太多的觸動,在這種情況下,最終面臨的情況用戶用腳投票,你的項目比較穩定,你的收入比較高就轉移過去。本身代碼或者說項目的單純的復制不是發展的終點,在DeFi的領域當中並沒有像傳統的資源,石油、黃金資金沉澱的能力或者是所謂的壁壘,在這種情況下,所有的這些公鏈項目最終要把你的優勢放在產品上面,產品的易用性,產品的安全性,產品的趣味性,對於用戶來說更關注和更加重要的屬性,不是單純說今天有10萬的APOL,只是一個數字遊戲,失去了DeFi本身的魅力和趣味性。

賈永政:最开始看到都是在以太坊上面的DeFi,在9月份討論DeFi,包括交易所發起的BSC,HECO,這些公鏈你們發現非以太坊的項目都是在復制以太坊,成本很低,用戶玩起來很爽,這樣會吸引很多的資金進來,很多的項目方很聰明,直接為了吸引更多的用戶,在右上角直接一鍵切換到以太坊還是Conflux,還是BSC,還是HECO,一鍵切換,相當於跨鏈,只是中心化的跨鏈機制,用戶玩起來很爽,我可以看這個鏟子在這個鏈上挖,哪個高,各種各樣的玩法,我覺得其他的公鏈非以太坊的公鏈,包括波卡,接下來的創新的速度會超過以太坊,因為有很多的新的玩法出來。

鄭玉山:你到十年之後看看,以太坊沒有,我一點不會覺得奇怪,為什么?在座的都是圈內炒幣或者是工作人員或者是從業人員,但是你跟圈外的人交流,你把以太坊發生的性能溝通以下是非常恥辱的,雖然不是搞开發的,2021年我們現在玩的東西還是15年,16年上线的拖拉機一樣性能的公鏈上面玩DeFi,為什么以太坊把路线圖改掉,因為layer1擴容無法實現,他不得不搞layer2,如果搞定layer1,layer2不需要存在,就是因為layer1無法搞定,以太坊現在有一個比較大的問題,他一直走虛擬機的路,但是虛擬機的致命問題是塊合同的時候同步的問題,他們有各種各樣的狀態,因為有各種智能合約的狀態,為了塊與塊之間的握手確認花費大量的時間,導致速度很難上去,它的性能無法上去,這是其他公鏈的機會,但是目前看來,其他的公鏈大部分沒有實現這個功能,唯一有一個公鏈是17年的項目,從layer1發明演算數學的語言,可以世界塊的合並,這是我覺得以太坊最大的一個問題。如果繼續沿着這個方向走,越來越撞得頭破血流,包括layer2互相通信的問題,不得不借助中心化的方式,你們搞區塊鏈為什么用中心化的方式來解決通信,HECO大家去不是為了效率好,是為了賺錢效率,他們是非常中心化的解決方式,我們在現階段去中心化不是唯一的追求目標,大家要知道犧牲了去中心化實現比較好的性能,但是你跟圈外交流,他們問你三個問題你招架不住,為什么不用數據庫,因此我認為公鏈的競爭遠遠沒有結束。

張元傑:以太坊的問題沒有解決我們來解決,我們在盡力,遺憾地是,公有鏈不只是解決技術問題就可以解決一切問題。剛才提到的交易所的公有鏈不解決基礎問題也可以達到很高的高度,因為對於用戶來說,並不在意說底層是不是足夠的去中心化,某種程度上面來說,HECO所有的公鏈更加安全,因為發生風險事件之後交易所關門打狗,大家在裏面玩DeFi很开心,同時對用戶做好了市場教育。

layer1或者是POS短期之內無法解決這是其他公鏈的窗口機會,有一些公鏈出發點從商業角度出發,像交易所的公鏈,我在商業上面得到巨大的成功,用戶和开發者以後解決底層去中心化的問題,技術上面慢慢迭代,這可以是一條路线,如果中心化交易所確定是去中心化,但是取決於他們自己初心做什么,是去中心化的基礎設施,還是公鏈發展成為中心化的交易事業部。

Conflux是從技術底層出發的公有鏈,他們解決以太坊的問題,但是無法解決用戶和开發者來到鏈上看到有大量的原生資產和大量的用戶,他們作為創業者有吸引力,這是所有的新的公鏈面臨的問題,具體到Conflux公鏈來說,我們面對用戶和資金的問題,但是好在技術創新得到了全世界的認可,在這種情況下,得到了政府的認可,在這種情況下,有的地緣優勢,很多用戶和开發者團隊,他們跟Conflux一起成長,他們有一個長足的機會,所以看到Conflux他們目前开發者也好,用戶也好,他們愿意在Conflux上面感受區塊鏈的技術和魅力,他們不是奔着錢來的,但是很奇怪,我們這個行業的人大部分都是逐利的,可能逐利的去了以太坊或者是中心化的交易所,有家國情懷在我們這裏,我們希望在自己的基礎設施發展,並且有長期的回報。謝謝大家。

王瑜琨:謝謝各位的精彩分享,謝謝大家。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信息之目的,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如有侵權行為,請第一時間聯絡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

推薦文章

兄弟因涉嫌利用以太坊區塊鏈漏洞在12秒內盜竊2500萬美元而被捕

兄弟因涉嫌利用以太坊區塊鏈漏洞在12秒內盜竊2500萬美元而被捕 在一個具有特別意義的首例案件中,...

Allen Li
44 1個月前

模塊化區塊鏈:Web3的最後一塊拼圖

一. 引言模塊化區塊鏈是一種創新的區塊鏈設計範式,旨在通過專業化和分工提高系統的效率和可擴展性。模...

coincaso
61 1個月前

英國考慮對去中心化金融 (DeFi) 借貸和質押活動進行稅收修訂 — 這是最新的消息

英國考慮對去中心化金融 (DeFi) 借貸和質押活動進行稅收修訂 — 這是最新的消息 根據一份咨詢...

Asad Gilani
55 1個月前

CFTC委員會建議加強對DeFi的理解和監管

CFTC委員會建議加強對DeFi的理解和監管 CFTC building. Source: Ado...

Allen Li
71 1個月前

新穩定幣USDe極速吸金13.5億美元 $ENA代幣空投4月2日可領取

新穩定幣USDe極速吸金13.5億美元 $ENA代幣空投4月2日可領取 由Arthur Hayes...

Allen Li
64 1個月前

Gains Network分支漏洞使交易者每筆交易可獲900%利潤

Gains Network分支漏洞使交易者每筆交易可獲900%利潤 根據區塊鏈安全專家的說法,Ga...

Allen Li
50 1個月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