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Wintermute:我們是「流動性提供商」而非「做市商」,Solana或接棒Polkadot

2023-09-19 00:09:28

採訪、編輯:Jack,BlockBeats、Vision,Metastone

整理:Sharon、kaori,BlockBeats

Market Maker (做市商),或者可以稱為 Liquidity Provider(LP,流動性提供商),專注於為市場提供流動性來保證項目的健康發展和穩定運行。在傳統金融領域,做市商受到嚴格監管;但在加密行業中,做市商的發展卻顯得十分「野蠻」,這也讓這個細分行業被人們詬病「參與推動了不少項目的崩盤」「中間商賺取差價」「讓行業呈現虛假繁榮」。

曾經 FTX 的爆雷,一系列頭部平臺遭受重創,做市商和借貸成為重災區。對於大衆投資者而言,聊起做市商,始終像在玩盲人摸象的遊戲。在所有爭議的背後,關於監管、關於流動性、關於競爭,做市商到底有怎樣的思考?在 TOKEN 2049 的大會現場,BlockBeats 獨家專訪了知名加密行業做市商 Wintermute 聯合創始人 Yoann Turpin

Wintermute 是當前加密貨幣領域最知名的做市商之一,曾參與 dYdX 、OP、BLUR、ARB、APE 等項目的做市,其聯合創始人 Yoann Turpin 畢業於 EDHEC 商學院,曾任 Innovify 的聯合創始人、CFO,Kaifuku capital 的創始人等職位。

保持「市場中性」

當前的 Wintermute 有多大體量?據 Wintermute 官網信息顯示,截止發稿時,其累計交易體量已超過 2 萬億美元。而據 watchers 數據顯示,Wintermute 目前交易資產最大的一筆來自以太坊,但這也僅僅佔據其交易的 Token 組合中不到 1% 的體量

圖源:watchers

BlockBeats:請介紹一下自己和 Wintermute。

Yoann: 我們在 2017 年共同創辦了 Wintermute,現在有大約不到 100 人的團隊。相比 2021 年的 20 人,我們的規模已經有了相當大的增長,同時這也反映出 Wintermute 的形態正在發生一些變化。我們正在努力成為一個越來越多元化的平臺,我們更注重交易市場,而 2021 年我們進入了新加坡的衍生品市場。

我們越來越多地從事場外交易,所以我們有更多的客戶,但我們實際上是面向交易對手的,我們在自營账戶上進行交易。Wintermute 目前已經發展成為全球最大的現貨市場做市商,我們的交易量佔總交易量的 16% 到 20% 。在衍生品市場,我們在期權方面排名在前 5 名左右。我們對投資非常積極,我們大約有 100 個投資項目,也就是說在各種風險投資的資產負債表上有大約 1 億美元左右。

我們還做了一些項目的孵化,比如 Bebop。此外,我們也越來越多地進行公共投資。Wintermute 希望公司的規模維持在一個較小的程度,這樣才能足夠專注於一個目標。一旦你在同一個企業內有兩三個業務,事情就會變得有些混亂,所以我們認為最好的做法是將事物分拆出去,或者讓其他人支持執行這些想法。大家會在接下來的幾周看到一些成果,會看到更多關於孵化和挖掘等方面的框架。

作為一個創始人,我現在主要關注於風險投資交易和業務發展交易,尤其是在亞洲地區,這意味着我會在韓國進行大量的探索。我今年早些時候去過日本、祕魯,明年會去紐約。我們會往返於香港,並在未來幾年嘗試探索包括印度尼西亞在內的東南亞市場。

避免過度擴張

BlockBeats:你們是如何度過熊市的?在 DeFi 踩踏式清算過程中,Wintermute 將採取什么策略?DeFi 鏈上衍生品對隨後的市場會產生什么影響?

Yoann: 基本上當市場下跌時,我們會先开始买入,因為人們也會主動推動我們進入一個頭寸,我們基本上會被迫做多,然後再买入和賣出。我們的想法是,即使我們在多頭頭寸上可能會虧損,通過买入和賣出的價差,我們可以賺足夠的錢來彌補這個虧損。這就是我們度過熊市的方式。

關於 DeFi,這是一個有趣的問題,因為有時候人們會誤解認為我們在 DeFi 協議上賣出。他們在網上看到的這個情況,實際上更多的是在 CeFi 买入後放入 DeFi 中,因為 DeFi 更具有充沛的流動性。也許我們剛剛在幣安或其他交易所上买入了很多代幣,然後我們必須在某個地方賣出,而 DeFi 在這方面也是通過 P2P 等方式出場的。但總體上我們保持非常「市場中性」。所謂市場中性指的是,我們並不是通過做多或做空賺錢,而是通過每天進行數百萬次的交易來賺取價差。

BlockBeats:實際上關於這個的後續問題,我記得幾個月前市場發生了巨大的崩盤,有傳言說可能是清算供應商或做市商撤離市場,其中之一可能是 Wintermute。對此您怎么看?

Yoann: 作為現貨最大的流動性提供商,(當巨大崩盤發生時)人們會這樣想到我們,但實際上我們做得很好。市場趨勢會有起伏,整個市場都有財富效應。想象一下,我們在不到 100 人的團隊中運作得非常好。我們的競爭對手有 200-500 名員工。我認為他們的市場機會可能相同甚至更低。這是因為我們在現金管理上做得很好,我們不希望過度擴張。盡管在加密行業的夏季,我們的表現可能不如其他公司,但在 2021 年時,我們沒有過度擴張,我們的商業模式在寒冬中(相較於其他競爭對手)也生存得很好。

選擇 Token 看重其規模和長期性

BlockBeats:在選擇交易 Token 時,你們會考慮哪些標准?對於我們來說,开始交易需要從基金會借入嗎?比如你們喜歡哪些 Token?有什么偏好?你們決定成為做市商、提供流動性的資產是什么?

Yoann: 顯然,這更類似於一種合作關系,我們從基金會借入資產,我們希望各方利益能夠一致,不希望佔據過高的全面稀釋價值百分比。所以我們需要借入至少 2 到 3 百萬美元的某種 Token 才能在業務層面上產生影響。但我們也不希望借入超過 FDV 的 2 到 3 %,所以當我們選擇時,項目的規模必須足夠大。基本上,我們選擇的項目 FDV 需要達到 1 億美元以上。如果它們已經上市,那么它們需要在交易所上有足夠的存在感。通常人們會來找我們,因為他們需要一個有聲譽的做市商,以幫助他們在其他交易所上市。

我們在某些交易所上的交易量佔比可以達到 10 %、 20 %、 30 %甚至 60 %。這是與交易所之間的密切合作夥伴關系。標准是,大多數 T 1 團隊都會提供流動性。我們只需要確保團隊符合良好的標准,以及他們是否致力於長期建設。同時,這也有商業層面的考慮,需要有足夠的交易潛力或足夠的現有交易。

BlockBeats:你們在極端情況下還能賺錢嗎?比如在價格急劇下跌的情況下?

Yoann: 在價格急劇下跌的情況下,我們通常有足夠的結構能夠從中獲利,但是價格的急劇下跌對每個人來說基本上都是不好的。因為價格急劇下跌意味着一些人被清算,這些資金實質上已經損失了。但即使在傳統金融領域,你也會看到這種情況。(在行情不好時)我們看到政府的資產負債表就像當時一樣在不斷增加。所以基本上我們做得越好,清算對市場的影響就越小,我是說這是一個平衡,但也會有更好的價格進入市場。

道德自律實現自我監管

DWF Labs 的江湖恩怨

在做市商這個細分領域,除了 Wintermute,便不得不提其競爭對手之一 DWF Labs,兩家還在今年 3 月上演了一場隔空互懟,DWF Labs 指責 Wintermute 指使區塊鏈媒體 The Block 抹黑自己,Wintermute 質疑 DWF Labs 居心不良、存在安全隱患等。對此,Yoann 也作出了回應,認為 DWF Labs 將「場外交易當做投資」,這在本質上存在問題。

相關閱讀《 DWF Labs 與 Wintermute 隔空互懟?兩大做市商做市項目一覽 》

BlockBeats:你對 DWF Labs 有什么看法?因為我知道你們對他們的方法非常有意見。你認為這是市場操縱嗎?你認為他們是做市商嗎?

Yoann: 按照我們的術語,他們不是做市商,但他們讓很多人感到困惑的地方在於,他們將本質上的場外交易宣布為投資。人們通常會認為投資總是具有長期性,而僅僅是交易的話,則更多地與短期相關。但如果你宣布進行投資,然後在公告發布後立即將其賣出,這就很難(將其視為投資)了。在很多方面,這就是我們所處的开放和幾乎無需許可的系統的本質。還有一些更明顯的案例,比如涉及各種禁令和籌款等。就像,你會看到人們隨機發送加密貨幣來影響某些(不好的)事情,並且原因並不充分。

我認為最好保持系統的开放性,然後人們應該越來越了解將他們的資金發送到何處。我認為(這個行業)需要一些輕微的監管,因為你肯定不希望有不良行為者。實際上,這只是重復了一些傳統金融的錯誤,比如將許多人排除在銀行業之外。所以加密行業需要在其中取得平衡,這種平衡隨着時間的推移最終會達成。這也是我們出發的原因。以道德自律實現自我監管?

市場上對於做市商最大的詬病就在於,這個行業存在大量「操縱市場」而非「提供流動性來引導市場良心發展」的人。Wintermute 更愿意將自身定位為「流動性提供商」而非「做市商」,同時 Wintermute 目前通過全公司的道德自律實現自我監管。

遠離美國市場,避开監管問題

BlockBeats:下一個問題是關於監管的,如果 SEC 加強監管並开始關注代幣或 NFT,這會從根本上改變 Web3 嗎?我想知道你對此的看法。

Yoann: 在 2021 年,我們根本不與 SEC 打交道,所以我們有意決定在英國注冊為現貨交易;而在英國,他們明確表示不希望為零售商提供衍生品,所以我們通過將衍生品業務放在新加坡來完全規避這個風險。但在美國方面,我們幾乎沒有業務,因為所有的商業活動基本上都發生在美國之外。所以我們在很多方面都有意避免(SEC 監管)這個問題,而且我們實際上現在更加專注於亞洲,因此搬到了新加坡。

定位「流動性提供商」而非「做市商」

BlockBeats:關於監管還有一點在於,在傳統金融領域,做市商的角色受到嚴格監管;但在加密領域,很多做市商在某種程度上沒有受到監管,並且他們還與交易所合作。所以能否談談關於加密行業中的做市商監管的問題?

Yoann: 一般來說,那些不道德的人,無論是在品牌發展方面還是商業擴展方面,都會被揭露出來,並且不會有什么好下場。通常來說,我們決定經營一家非常有意識的道德企業,盡我們所能做到最(符合)道德(規範的事情),這其實超越了所謂「合法」和「不合法」的範疇。我們所做的一切都是合法的,但除此之外,不是因為某件事不違法,就意味着它是正確的,所以我們會更多考慮到長期利益的一致性等方面。

事實上,在加密領域需要進行大量的教育工作,這非常耗時也非常困難,現在我做的一些工作就是確保我們不被誤解。我們很大程度上停止使用「做市商」這個詞來描述我們自己,我們只使用「流動性提供商」(來形容自己),這在傳統金融中也完全適用。

在加密領域可能有一個點令人困惑,因為流動性提供者有時被視為「更被動的 DeFi AMM 池中的 LPs」,但實際上我們所做的非常多的是流動性提供、幫助發現價格,也就是在任何時候都努力找到某種 Token 的真實價格。有些聲稱自己是做市商的人實際上並不努力幫助找到 Token 真實的定價,這對生態系統來說完全是相反的。但我認為這些問題隨着時間的推移會慢慢解決,(解決的契機)取決於自身的硬核競爭力,以及誠實、正確經營業務的能力。

當然,你不能要求每個人都保持高尚的道德觀念,或讓每個人都遵守規則。我們對自己的團隊有這種(道德)要求。在內部,我們顯然做到了這一點,並要求人們保持相當高的標准。但對於其他參與者呢?對於競爭對手,我們只是有一個規則,基本上將競爭對手分為好的和壞的,並且我們不會過於快速地對人們進行評判,因為現實往往比人們所說的更為復雜、更帶有灰色屬性。

所以我們認為,對於好的競爭對手,我們與他們進行共同投資。比如,如果我們從一個基金會借用資金,他們需要另一個流動性提供商為他們的代幣提供流動性,我們有時會互相推薦其他的競爭對手。所以在這個意義上是存在競爭的。但只有那些我們認為已經存在足夠長時間,並且能夠真正完成工作、在大多數情況下具有協同效應的人,才會被納入我們認為屬於「良好競爭對手」的範疇。不過,即使在良好競爭對手的範圍內,如果深入挖掘,我們實際上提供了相當不同的服務。我們非常注重工程,首先是構建,這就是為什么我們在業務拓展方面只有大約 8 個人,如果包括我就是 9 個人。

Solana 或接棒 Polkadot

Yoann 在本次採訪中還談到了公鏈的未來。據 defiLlama 信息顯示,當前按照鎖倉體量來看,排名第一的仍是以太坊,而 Yoann 則認為,Solana 有望成為未來取代 Polygon 成為影響力次於以太坊的公鏈。

圖源:defiLlama

BlockBeats:最後的問題是,我們知道 Concensys 推出了 Linea Coinbase 推出了 Base ,而 Layer 2 正在市場上嶄露頭角。模塊化區塊鏈已經成為擴展以太坊的重要方式。你對這個趨勢有何看法?你是否有其他在 Layer 2 或區塊鏈中布局战略的方法?

Yoann: 關於 Layer 2 方面,免責聲明已經非常明確了,我們在幾乎所有項目中都進行了投資,除了 StarkWare 。並不是說 StarkWare 是一個糟糕的解決方案,只是當我們了解 StarkWare 的時候,它已經估值 200 億美元,而我們更傾向於更早期的投資。此外,由於我們在 DeFi 領域的選擇,我們往往會被各種 Layer 1 和 Layer 2 項目邀請進行集成,因為現在很多價值很大程度上來自交易。

至於 Coinbase 的問題,我認為多年來 Coinbase 實際上一直有意支持 DeFi 並加強這方面的發展,所以對於他們的舉措並不感到意外。對於我們來說,始終面臨一個難題,就是選擇與哪個鏈進行集成和交易。我們既是商業上的成功者,又面臨與整個行業相同的問題,也就是很難找到可靠的智能合約开發者。

BlockBeats:我們已經看到一些重新回歸以太坊的趨勢,看起來,EVM 的兼容性實際上非常關鍵,這只是因為以太坊擁有最龐大的开發者社區。我記得 Polkadot 曾經擁有第二大的开發者社區,但現在情況不同了。你認為下一個有影響力的鏈可能是哪個?

Yoann: 我想說,Polkadot 之後,可能是 Solana。但即使是 Solana,數字也很難驗證,因為如果你考慮 Solana 的开發者,有很多團隊參加黑客馬拉松,在 Solana 上構建第一個應用,然後考慮到這個應用不夠特定,就轉而去構建其他應用。

去年,我們投資了三個在 Solana 上參加黑客馬拉松的團隊,最終在那裏進行了开發。所以你會看到很多情況,關於數據的真實性很難確定。但以太坊在構建應用方面可以說是領先的平臺,盡管還有其他一些團隊,比如許多團隊都在努力實現比特幣的功能。所以這是另一個方面。我們看到一些工程方面的進展,但並不一定是交易方面的進展。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信息之目的,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如有侵權行為,請第一時間聯絡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

推薦文章

AAX交易所「詐騙主嫌」潛逃20個月香港落網,近千名受害者損失超2700萬美元

2 022 年底,香港的 AAX 虛擬貨幣交易所突然倒閉,主腦捲款約 3,000 萬美元的虛擬貨幣...

DaFi Weaver
6 10小時前

不想套牢?請掌握這六項逃頂訊號,抓住止盈時機

會 買的只是徒弟,會賣的才是師傅,一語道盡市場的奧妙玄機。想像一下,當你買入的持倉標的,一開始便帶...

Foresight News
7 10小時前

幣安美國母公司BAM獲准》可將客戶資金投資美國債券,這意味什麼?

幣 安與美國監管部門的法律糾紛看似永無止境。儘管已經支付了 43 億巨額罰款,但這是與美國司法部(...

Foresight News
6 10小時前

彭博社:英國應出售 6.1 萬枚比特幣挽救財政,BTC 無望成央行儲備

國 家持有的比特幣動向一直受到市場廣泛關注,任何疑似拋售的動作都可能導致市場恐慌。剛結束的就是德國...

DaFi Weaver
7 10小時前

幣安錢包收贓款》苦主淚訴帳戶遭凍結、被迫付25萬美元律師費,Binance回應曝光

社 群一名自稱從幣安 ICO 時期就開始支持的網友 @NFTinfinityeth,昨(19)日下...

DaFi Weaver
4 18小時前

跳!比特幣今晨突破6.7萬美元 創單月最高,BTC下個壓力位在哪?

比 特幣昨日一度下殺 63,230 美元之後,於晚間開始一波強力拉漲,今(20)晨三點左右一度突破...

Joe
4 18小時前